岛岛

就是一个人躲在壳里,一边呐喊着:你们都来爱我!!!一边死锁入口不让人进来。外面的人敲了一两下便罢了道:别理她,她就那样。只有一个小孩不停地敲敲敲,敲的里面的人蜷缩成一团,捂住耳朵,天地都在震动。
她尖叫着叫骂着冲出去 她拿起菜刀 紧接着是是啪啪的耳光和拳头  可笑的是她希望这痛感不要停 她在嗡嗡的耳鸣和耳光的辛辣中寻到一片难得的快感。
她想说她不是“就是那样”的,她只是太孤单太想要一点点爱了,但她既不会爱人也没有边界意识,永远把握不好爱的量。她确实是自私自利又极度扭曲的,但她又难能得清醒与聪慧,她太擅长表演了,以至于半真半假亦真亦假,最终愚弄了自己。
他们的爱不是爱,她想要的爱是真的愿意听她说话,就这么简单。

评论